广东人大网欢迎您!
您在:首页 > 新闻动态
连续6年坚持四级人大联动 广东人大治水监督一跟到底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统筹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治理,推动重要江河湖库生态保护治理,基本消除城市黑臭水体。近年来,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人大监督水污染治理成为我省开展水环境治理的鲜明特色。广东省人大连续6年坚持四级人大联动、五级代表参与。对于跨界河流的治污监督,每年至少安排1项监督项目,并不断拓展到环保基础设施建设、黑臭水体整治、农村水污染治理等多个领域,体现了一以贯之、持之以恒的履职韧劲。

  环境治理难,难在责任分散。东江支流石马河、淡水河是跨界河流,长期处于劣Ⅴ类。广东省人大连续几年把加强石马河、淡水河污染整治的代表建议列为重点建议,对石马河、淡水河流域污染整治跟踪督办。

文章配图

  在省人大的持续监督推动下,省政府及深圳、惠州、东莞建立联防联控机制。沿河地区的联防联控机制形成了“攥指成拳”合力,推动污染整治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文章配图

  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黄诚宽:

我省各级人大在对跨界河流污染治理跟踪督办方面

形成了一套可复制 可推广的经验

省人大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

对治理的目标任务举措都作出了规定

目标提出之后

人大加强调研督办

发现和指出存在的突出问题

对阶段性工作成效进行了定期检查

形成了监督工作的闭环

  在石马河、淡水河治理取得成功经验的基础上,2014年7月,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污染整治的决议》,推动对当时全省污染程度最为严重的四条跨市域河流进行治理。

文章配图

  经过几年努力,茅洲河在2020年底前基本达到Ⅳ类水质,这条曾被称为“珠三角污染最严重的河流”,通过省市联防联控,水质逐步好转。

文章配图

  深圳市水务局水污染治理处副处长 高玉枝:

整个茅洲河流域新建污水管网是2058公里

实现了河流水质从劣Ⅴ类到准Ⅳ类的跨越

在我们治水过程中累计完成了

5770家散乱污的企业的分类整治

  东莞市民 郭金喜:

茅洲河没整治的时候

臭水横流

走过都要捂住鼻子

(现在大家)在茅洲河这里唱歌跳舞

甚至拍抖音的

给我们社区带来很大变化

我感觉恢复到了以前的原生态

  2017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在广佛跨界河流白海面涌污染整治工作中采取四级人大联动监督,并建立人大代表监督工作微信群,代表可实时把督查中发现的问题上传反馈,及时反映群众诉求。

文章配图

  广州市人大代表 广州园林建筑规划设计研究总院院长 李青:

对于散乱污企业的关停处罚

然后就是我们14条村生活污水的截污纳管工作

人大的监督工作也是持续跟进

通过四级(人大)联动的模式

在这样的平台上进行协同的工作

最终实现了所有生活污水全收集 全处理

  水环境治理是一个科学问题,早在2013年,广东省人大在全国率先引入了第三方评估机制,由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广东省环境科学研究所、珠江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所组成专业评估机构,定期发布重点污染河流的水质评估报告。

文章配图

  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首席科学家 曾凡棠:

首先就是让地方政府自己对照自己的任务

出个自查自评的报告

收到自查自评报告以后

我们就要到现场去核查了

这个现场是随机的

所以对地方政府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抽查以后我们自己还要做一些科学观测

最终我们会出具一个报告

这个报告是给省人大

省人大再转到地方政府去

你的问题是什么

下一步怎么改进

  广东省人大代表 广东省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与水生态环境工程研究所所长 邱静:

人大在水污染治理这个方面

是做得特别细 也特别实

从调查到的情况又上升到我们立法的程度

比如说我们很快就推出了广东省的水污染防治条例

到后面我们甚至启用了明察暗访机制

(从)关注到表面现象到(关注)根源

我们人大在水环境治理(方面)

还是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支持和保证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行使立法权、监督权、决定权、任免权,健全人大对行政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监督制度,维护国家法治统一、尊严、权威。今年4月,省人大常委会还组织开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广东省环境保护条例》执法检查,助推南粤大地天更蓝、水更清。

文章配图

  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黄诚宽:

广东人大将深入贯彻党的二十大报告这一重大部署

今后人大监督治水的重点

要从过去主要是监督治污

向治污监督与水生态修复保护监督并重转变

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 充分发挥代表作用

继续运用四级人大五级代表联动监督机制

合力推进重点河流污染治理

附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