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人大网欢迎您!
您在:首页 > 学习交流 > 他山之玉
“依法保护”两周年,三星堆正在发生这些变化

  青铜神树、大立人等珍贵文物移步新馆,近600件文物首次和公众见面,多件新出土文物跨坑合体成功,借助3D打印和数字化修复技术,直观呈现文物新鲜出土的精彩瞬间……如今,到三星堆博物馆沉浸式逛新馆,邂逅古蜀文明,成为许多人的新选择。

  三星堆博物馆持续火爆的背后,离不开法治的护航。2021年9月1日,《四川省三星堆遗址保护条例》正式施行。两年后的今天,让我们走进德阳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探寻法治之力带来的变化。

  谈变化

  法治护航遗址保护“提档升级”

  “有了《条例》护航,这两年三星堆发展非常迅猛。”曾参与并见证了《条例》出台全过程的全国人大代表刘忠,一直关注着三星堆的变化。比如,条例规定,加强三星堆遗址相关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工作,依法查处侵犯三星堆遗址相关知识产权的违法行为,这两年类似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三星堆及特有文字名称和形象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也少了很多。”

  不仅如此,《条例》明晰了部门职责边界、明确保护区域及保护对象、确立保护规划地位、设立禁止性行为、强化考古研究、推进展示利用等重要内容,让之前可能面临的“扯皮”情况得到了改变。

  记者了解到,《条例》实施后,当地进一步完善了联合执法机制,三星堆遗址管委会加强与公安、国土、水利、环保等部门的协同,加大执法力度,严厉打击文物违法行为。当地还积极推进公益诉讼,广汉市检察院在三星堆博物馆设立历史文化保护检察部,公安局成立文物保护中队,三星村组建三星堆遗址巡防队,协力保障遗址安全。

  《条例》中“充分拓展社会力量参与遗址保护”等规定是一大亮点,为此,当地构建起了遗址基层保护网络,聘请了多名镇、村干部担任遗址文物保护员;成立三星堆遗址巡防队,24小时实时监控遗址动态,及时发现和制止危害三星堆遗址安全的行为。

  两年来,德阳、广汉两级人大常委会也通过听取专项报告、开展专题视察调研和集中视察等,推动政府及相关部门职责落实。在广汉,县乡两级人大联动对三星堆博物馆新馆及其附属工程建设进行全方位监督检查,提出建议并就整改落实情况进行跟踪监督和满意度测评,有力促成三星堆博物馆新馆这个标志性工程落成使用。

  谋发展

  助力“世界的三星堆”蝶变跃升

  记者注意到,《条例》多个条款对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等世界文化遗址保护要求进行了设置,规定加强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在保护管理机制、考古发掘、科学研究、文物保护、陈列展览、价值阐释、公众参与、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等方面的合作协作。有专家认为,这一提法具有前瞻性,对于四川其他遗址申遗具有一定的示范性。

  如今,三星堆遗址联合金沙遗址申遗正在全力以赴推进中。据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余健介绍,当地组建了高水平的专家团队和申遗团队,推动申遗文本和遗产保护管理规划编制工作,制定保护管理相关法律法规,完善遗产监测预警机制,“力争‘十四五’期间完成申遗。”

  广汉市人大常委会创造性地依托三星堆博物馆这个“顶流IP”的效应,选址原游客中心,规划建设集展览、代表“家站”功能于一体的广汉市全过程人民民主实践中心,将解说展示、民意收集贯穿参观体验的各个环节,搭建起吸纳民意、汇集民智的新平台。目前,实践中心的规划设计已完成,预计明年2月竣工投入运行。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在半个月前,刘忠和当地的人大代表们,跟随德阳市人大常委会组织的调研组,对三星堆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创建情况进行专题调研,提出了不少建议,包括推进三星堆遗址发掘保护和研究展示工作,力促考古成果转化和相关工作推进落实;全面提升博物馆综合服务能力、精细化管理能力和应急处置能力,加强博物馆周边配套服务建设,进一步推动文旅深度融合发展等。“相信随着三星堆遗址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强,遗址安全长效机制的不断完善,未来的三星堆,有更多蝶变和跃升!”刘忠说。

附件:

友情链接